做了一個夢,夢中的我又回到的大學時期,回到那時看完一部電影,開心的打電話跟你說電影很好看的時刻。你冷不防的問了一句[為什麼好看?],我回答[好看就是好看,有時麼為什麼不為什麼的嗎?]後來,我們聊了什麼,我已經忘了差不多了。只記得,那時的你很不快樂。
  然後,身旁的朋友一個一個都經歷過了失戀跟成長。有個朋友在失戀後,有一段時間幾乎放棄了生活。他想了好多好多。然後他告訴我忘了該怎麼快樂。我忘了自己怎麼安慰他。只是開始疑惑,快樂是這麼容易遺忘的情緒嗎?
  之後畢業了,遇見了另一個他。很憂鬱很憂鬱的他。唉,我似乎慢慢懂得灰色的憂鬱。分手後,那份憂鬱陪了我好一段日子。我才發現原來快樂是可以遺忘的。才發現原來從前的我也曾經這麼的[純粹]過,為了一部好看的電影開心,不用理由。喜歡就是喜歡,沒有理由。不知從何時開始,想的越來越多,喜歡似乎也沒那麼純粹了。然後,我想起了芳芳。我的簡單日記,也許就是為了想起曾有過得純粹。
   現在的我似乎又找回了那麼一點點從前的自己。吹著微風就能感覺到滿滿的幸福。喜歡把游泳池想像成藍色的果凍,假裝自己在果凍中飛翔。忘記的總是會再想起。快樂從沒有遠離,只是偶爾會忘了怎麼快樂。

suyuk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