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果然是讓人食慾大開的季節。氣溫變的很涼爽, 沒有夏天的炙熱,也不會有冬天的寒冷,所以每到春天或是秋天,食慾總是特別的好。(囧rz 金害. ....)

    [軒,我覺得你很會分析耶。]

    這是昨天芳突然對我說的。在我跟他討論著好吃的甜點的時候。最近的我們食慾非常的好,對於甜食可以說是來者不拒。

    [怎麼說呢?]分析?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很擅長分析,甚至可以說是很沒有條理跟邏輯的。所以突然被人家說很會分析,倒覺得驚訝。

    [你沒發現嗎,說到甜點,我只知道好吃跟不好吃。可是你還會將食物的口感、作法、總類這些東西來做分析評論。]

    [Orz.....我沒發現......]不會吧,長那麼大總算發現了那麼一丁點像處女座的特質了。

    [你可以去出一本書了耶,剛剛說的那些甜點,很詳細。]

    [可是我不專業啊,我說的也只是些渾話。]這是真的。我常常只是想到就說了,說到做學問,我真的得要好好學習,例如找資料跟求證,這方面啊,在治學方法中是很強調的。

    [不會啦,我是認識妳以後才知道馬芬跟普通蛋糕的分別。對甜點,我真的只會分好吃跟不好吃。]

    原來,我跟芳的個性真的很不同。這是後來我才發現的。芳說所說的分析,對我而言其實只是一種本能反應,原來我喜歡針對某一件小小的事物從很多地方去描述及深入。不過又懶得統整。

    而芳就純粹多了。唉,想到之前自己說的,要寫簡單日記的。怎麼,這會兒又發現原來寫不出像芳一樣的簡單日記這跟個性也是有關聯的。

    前天跟同事討論到一些過去有些混亂的公司人事關係,同事說,[軒,你可以選擇直接反擊啊。]

    啊,可是,沒辦法耶。第一,我膽小。第二,我真的會想很多,我很怕自己掀開了同事間和平的假面後,會引發多大的效應。第三,我會想難道真的沒有別的解決方法了嗎?不過在同事的立場而言,這對他來說卻是在簡單不過的事了,他覺得有話就直接說出來,大不了就離職。剛說的那些,他從來不會覺得這對他是個問題。

    恩,我可能真的是想太多了,也真的不夠勇敢吧。如果,我的想法可以在簡單一點,或許,我的腰椎就不會生病了吧。

    最近的我開始在反思,是不是,我預設了太多的立場?是不是也許因為這樣,我錯過了太多的可能?是不是,也許事情根本沒有我所想的那麼困難?套句許醫師在書中說的,許多的困難,都是人預想而創造出來的實相。或許,我真的應該再純粹一點,在簡單一點。












suyuk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